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气质美女  »  妈妈之少年印象
妈妈之少年印象
豪(13岁时),吃饭了,赶快回来…,当我在巷子内与其他家的小孩玩过五关正高兴的时候,妈妈从家门头探着头喊道

  妈,等一下啦,我们快赢了,我与同国的人正用飞跃方式将对方国的一个一个从关卡内干掉,没多久,杀光了对方后,大家一哄而散,各自回家了,我全身玩得脏兮兮的回家,看见妈妈满头大汗的正把菜端到餐厅,妈妈叫我赶快洗澡,我问她说,在哪洗我们家是中式两层楼房,与隔壁房东郑伯伯(约60岁)家刚好组成一个倒ㄇ字型,从中分开一家一边,ㄇ字型的中间,一楼是盖顶的厨房,二楼是面对面的阳台,两家的阳台很接近,不到三公尺,而且底部的边缘还相连,阳台尽头各有一间浴室,一楼的厨房旁边也有一间浴室,浴室旁则是放瓦斯筒的储藏室,楼房是属于长深型的,从前院要经过客厅,餐厅,厨房,浴室才到储藏室妈妈回答说,就在一楼洗,于是我就跑进去厨房旁的浴室把衣服一下子就脱了,打开洗脸盆的水龙头热水钮,放着水流等着水温变热,再跑出来倒开水喝,玩了一下午快渴死了,这时听见妈妈在浴室旁的炉子前面说道,怎么瓦斯用这么快,又快没气了,我转头看见炉子的火越来越小,接着妈妈就把炉子开关转死,将火灭熄,并看着我说赶快进去洗,天气热死了,她等一下也要洗澡,她先去打电话叫瓦斯于是我就进了浴室,开始舀着热水洗澡,过了不久,从浴室的门上看见妈妈走过来了,那浴室的门是旧式的门,上半部是半透明的雾玻璃,下面则为木板的门,脸盆旁边的墙上则有一扇通瓦斯筒那个储藏室的大窗户,平常怕浴室潮湿,都会打开一条宽约20公分的缝通风,妈妈已经把她的衣服脱下,只穿着内衣裤进来妈妈那时年约39岁,身高约161公分,胸部约34寸,臀部约38寸,非常标准的女人身材,我看见她只穿内衣裤,有点色色的看着她的奶罩与胸部,我很调皮把水溅的到处都是,妈妈身上也被我弄得很湿,包括内衣裤都湿透了,后来我洗完后,就说了声我先出去看电视,她叫我在浴室门口等一下,说完她就开始把奶罩与内裤脱掉,并叫我把她的内衣裤拿到外面的栏子里准备洗,于是我拿了她的衣裤就把浴室门用脚踢回,但力气不够大,门只是轻轻的卡在门槛上而已回到客厅打开电视机,刚好我最爱的卡通- 顽皮豹,正准备上演。

  就在刚开始看的同时,门铃响了,我推开客厅纱门问是谁,只听见一个粗壮的声音说送瓦斯筒的,由于我已经不是第一次帮送瓦斯筒的开门,因此我就直接到院子里把门打开,然后按着客厅的纱门让他进来,只见一个孔武有力的年轻壮汉,面带凶恶的扛着瓦斯筒进来,我见过这个人,他也不是第一次送瓦斯筒来我家,我不喜欢他,因此我就看我的电视不理他,那个壮汉直接经过餐厅,厨房,浴室,到储藏室去了我看着顽皮豹,被剧情搞得笑昏了头,早已忘了送瓦斯筒这事,不知到过了多久,听见妈妈喊我,我赶紧跑过去,只见那个送瓦斯工人面带冷笑的看着我,妈妈在浴室内用颤抖的声音说道,阿豪,你先带他去楼上的阳台,我们家热水器好像有点问题,妈妈请他顺便帮我们检查一下,我答应了一声说好,就头也不回的往楼上跑,那个工人也速度很快的跟在我后面到了楼上,只听见他说道,阿豪,接下来我自己来,你先下去看电视,我就又跑了下来,这时我看见妈妈从浴室走了出来,她用一条湿毛巾遮住了自己的下身,裸露着双乳,头发上还有肥皂,我跟她说,妈,你头发还有肥皂耶,她全身抖着说,没关系,妈知道,我说你怎么一直发抖,发生了什么事,妈妈苦笑了一下,叹口气说,你去看电视吧,我看着妈妈把那条湿毛巾丢进水桶中准备洗,全身赤裸的走上楼,我觉得很纳闷,但还是跑回客厅看电视去了我继续看着卡通,听到楼上传来了床脚的移动声音,不久又听到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我心想反正妈妈在楼上,我不用上去,到了快七点钟,我看见那个瓦斯工人神情愉快的走进客厅,并推开纱门离开了我家,不久,妈也下来到餐厅,我听见她倒了一杯水在喝,我就走过去餐厅跟她喊我好饿,这时妈包着一件大浴巾,她头发很乱,她说,阿豪,妈的头发还没洗完,等我一下吧,我就说好吧,那我再去看电视好了。

这时,妈把我叫住,她说,阿豪,今天的事不要跟你爸爸说,我说什么事,叫瓦斯桶的事吗妈摇了摇头,我再问说修热水器吗妈点了头,她说,热水器检查过没有坏,我问妈说,那为什么会有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妈想了想说,那是妈拿皮包付瓦斯钱不小心把皮包掉在地上,我说好,就跑回客厅了后来,在我记忆里,那个工人只要来我家换瓦斯筒,就会上楼检查热水器,妈也一定会陪他上去,而我却不准跟上去,妈妈说,检查热水器很危险,不小心就会被电到,我竟然相信这种说法,一直到有一天我在楼上睡午觉,睡到一半听到妈妈的房间床上传来吱吱喀喀的声音,因为我与爸妈的房间是用一道木板墙隔着,而且只隔到离天花板还有20公分就没了,于是我就被吵醒了我听见那个送瓦斯工人说,我想死你了,终于等到你叫瓦斯了,我还以为你准备不叫我们的瓦斯呢,接着我听见妈妈冷冷的说,废话少说,要做就快一点,免得等一下我儿子醒了,事情闹大就不可收拾了,话一说完,我就听到那工人亲妈妈的声音,这声音我平常有听过爸爸亲妈妈的时候发出过,接着我就听到两堆肉撞在一起的肉击声,很有规律的啪…啪…啪,持续了好几十分钟,妈妈不断的在呻吟着,偶尔发出唉吆唉吆的声音,我觉得很奇怪,就很小心的下床,赤着脚往妈妈房间走去门没有关,我躲在门缝看房间里面,只见妈妈的两腿分开,被工人举得高高的,那个工人的屁股很大,不断的前后摆动,肉击声就很有规律的发出,妈妈的声音也跟着工人的屁股时大时小,过了一段时间,只见工人突然动作加快,然后啊的一声静止不动,接着整个人倒在妈妈的身上,我看见妈妈很用力的把工人推到床的另一边,妈妈两腿分得开开的,我看见了妈妈两颗奶子还在晃动,肚脐下的乌黑阴毛与阴唇妈妈一边骂着工人说你还要烦我多久,一边拿了一条毛巾把工人的阳具举起擦乾净,然后妈妈站起来把铺在床上的浴巾抽起裹在身上,这时工人已经站起来穿衣服,我赶紧掂着脚走回床上装睡,不久,那工人与妈妈站在二楼的楼梯口,我听见用力的亲吻声音,然后听见妈妈不耐的说道,你赶快走好不好,工人说了一句,你最好给我乖点,不然你儿子就给我小心了。

我听见妈妈小声的走到我床边,我把头侧一边装睡,妈妈站了几秒钟就出房间了,她走到二楼的阳台外,我听见她收着衣服的竹竿碰撞声,然后我也听到了阳台外的浴室门打开,妈妈开着水龙头放水,我猜是妈妈要洗澡了,于是我就轻声的走出房间往阳台移过去,这时妈妈全身赤裸的在收衣服,她已经把浴巾丢在浴室旁的栏子内,准备换洗,然后她把收下来的衣服先叠成一堆放在阳台上,拿了一条小毛巾就进去浴室内门不但没关,而且全开,我正觉得奇怪,就发现对面的阳台上有人,是我们的房东郑伯伯,他一个人躲在他家批在竹竿上的一件被单旁,利用被被单遮住他的身体,然后探着头看着我家的浴室里面,妈妈正在哼着歌,这时水声停止,我听见双手在洗头发的声音,过了不久,妈妈开始舀水冲头发(那时我家没有涟蓬头),我看见妈妈的屁股露出了一半在浴室门外,她应该弯着腰在冲头发,我转头看见郑伯伯整个人已经站到被单前面,手扶着眼镜全神贯注的看着妈妈全裸的背部与臀部妈妈洗头洗了快十分钟,这中间郑伯伯一动都没动,直到妈妈把舀水杓子放在地上,拿着毛巾在包头发时,郑伯伯立即退回被单后面,接着没多久,妈妈开始洗澡,她哼着歌,洗了约五分钟后,她拿了一个脸盆装满水放在地上,然后蹲了下去,我看见她的屁股微露在浴室门外,用一只手在洗她的阴户与屁股,水喷得到处都是,我小时候曾经看过妈妈这样洗屁股,只见郑伯伯一手扶着栏竿,一脚踩在阳台边整个人站得高高的在看妈妈洗屁股。妈洗了约两分钟后站起来,把浴室清洗一下后,就光着身子走回阳台,拿了一件新的浴巾包在身上后,就往房间走来,当然,我已经偷偷溜回房间躺在床上装睡了,隔壁的郑伯伯则趁妈妈清理浴室时回二楼房间去了至此,我发觉妈妈有裸露身体的倾向,由于我是国一学生,同学间都会传递些色情书刊,对女人的身体有着极大的兴趣,我也刚在发育,底下已长个几根毛出来,我本来认为只要是在别人面前赤身裸体的女人,都是刊物中的那些女人,万万想不到今天被我发现妈妈全身赤裸的在阳台收衣服,打开浴室门洗头洗澡,让隔壁的郑伯伯把妈妈当成色情书刊中的女人般的观赏,再加上那个送瓦斯的工人与妈妈在床上做爱的那一幕情景,我开始把妈妈当成是色情书刊中的女人,也开始注意她跟任何一个男人交往谈话的内容,后来的发现让我震惊,渐渐的我麻木了,最后变得无所谓

【完】

阁下的支持是我们更新的动力-请点击下面把本站分享给你的好友圈及各大论坛贴吧YY★☆★☆★☆好东西要与大家分享哦